17k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风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在线阅读 - 第402章 同知

第402章 同知

        随着张居正在代首辅张四维的搀扶下,亦步亦趋的走到了龙椅前,老太师便一本正经的撩开官服下摆……

        要跪下去。

        群臣哗然。

        朱翊钧也坐不住了,赶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从台阶上走了下来,将病怏怏的老师搀扶住。

        “太师免礼……来人……赐座!”

        人心都是肉长的。

        见恩师这一脸的病容,已病入膏肓,好像随时就要倒下的样子,朱翊钧心情十分复杂。

        于是在一片哗然中,太监赶忙找来把椅子,又找来几个软垫,伺候着重病缠身的老太师坐下了。

        殿内气氛变得微妙。

        随着皇上也快步走上了台阶,坐回了龙椅上,那脸上的神情不由得有些局促,小脾气也不翼而飞了。

        无尽的尴尬中。

        却只见张居正突然又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撩起了官服,向着天子又要跪下行礼……

        “哎哟喂。”

        这回连冯保都看不下去了,快步走下了台阶,挽着张居正的胳膊劝说了起来:“太岳公有话但说无妨。”

        就您这身子骨。

        就别动不动下跪了!

        这要是有个闪失……

        被冯保劝了几句,张居正方才作罢,便轻咳着,向着天子虚弱道:“老臣有本要奏。”

        龙椅上。

        见老师说了几句话便气喘吁吁,朱翊钧也看不下去了,忙道:“太师请讲。”

        有了皇上这句话。

        张居正才神色一整,昂然道:“常言道,举贤不避亲,我那贤婿此番既立下了泼天的大功,理应重赏,不如此……不足以彰显我皇明之国威……”

        这一番大道理说的洋洋洒洒,将朱翊钧说的愣住了,等到张居正说完了,才意识到太师是来帮忙的。

        不。

        分明是来镇场子的!

        十年首辅。

        贵为帝师。

        只用了一句话,便让百官鸦雀无声。

        这般威严。

        让刚才还喊打喊杀的几位都御使,顷刻间没了气势,一个个涨的脸都红了,想要反驳……

        却被张居正那双眼睛一扫,立刻便低下了头,代首辅张四维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忍住了。

        一瞬间。

        十年来大明朝野,什么齐楚浙党,各大社团,被太师加皇权压制的惨痛记忆似乎又回来了。

        虽只是一个垂死的老人,可是……

        他不死。

        谁有敢说半个不字?

        诡异的寂静中。

        看着身子骨很虚,气喘吁吁的老太师,端坐在龙椅上的朱翊钧如梦方醒,赶忙道:“太师所言甚是,朕正有此意。”

        到此时。

        张居正那佝偻的腰背突然挺直了一些,连气色看上去都好多了,那无意间露出了的峥嵘之色好似在说。

        老夫只是病重。

        还没死呐!

        这下子。

        奉天殿内再也没了别的声音,群臣低着头,看着脚尖,在张居正和天子联手的压制下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趁此良机。

        朱翊钧赶忙将长袖一挥,威严道:“擢沈烈锦衣卫指挥同知,监理东厂……钦此!”

        大人们鸦雀无声。

        死寂中。

        奉天殿内响起了张居正苍老沙哑的声音。

        “陛下圣明!”

        群臣无奈,只得纷纷应诺:“陛下圣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事已至此。

        大人们只好将这只死苍蝇默默的吞了下去,捏着鼻子认了,此时任谁都知道这个沈烈……

        只差一步便可登天!

        “退朝!”

        随着冯保一声高唱,张居正又哆嗦着站了起来,那病容满脸的老脸上,不经意间浮现出几分峥嵘。

        冯保幽幽一叹。

        他知道。

        这位叱咤风云整整十年的大明帝师,此刻已经耗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将筹码全部压在了乘龙快婿身上。

        “来人。”

        看着有些喘不上气的张居正,虽然还在强撑着,可是一品官服下那双不停抖颤的手,代表着他此刻的情形很糟糕。

        冯保不敢怠慢,急切道:“快送太师回府。”

        而此刻。

        冯保心中生出了一丝明悟,这恐怕是张居正最后一次上朝了,他用仅有的一点力气,为他的乘龙快婿铺好了路。

        一个时辰后。

        慈宁宫。

        急匆匆从奉天殿出来,按照宫里的规矩,朱翊钧走进了慈宁宫给太后问安,然后便沉着脸坐下了。

        拿起桌子上摆放的一个西红柿便狠狠啃了起来。

        朱翊钧此刻心中十分别扭,明明事情办成了,可是总觉得不是滋味,他这个天子骂了一早晨的街都没有办成的事。

        病怏怏的太师一出面,用眼睛一扫,那些大言不惭的言官,侍郎们便好似老鼠见了猫,立刻便低头了。

        这滋味。

        让朱翊钧心里很不平衡,凭啥那帮言官不怕他这个皇帝,害怕一个行将就木的太师?

        三两口吃完了一个西红柿,万岁爷便沉着脸走了,一旁正在念诵道经的李太后便睁开了眼睛。

        转过脸。

        看着儿子闷闷不乐的走了。

        李太后满腹狐疑,赶忙将御前太监叫过来询问了几句,这才知道方才在朝会上发生的事。

        李太后想了想,芳心中倒是有几分欣喜,不管怎么说,皇帝和太师这回没吵架,竟然还立场一致联手升了沈烈的官。

        “没吵起来么?”

        再三确认之后。

        李太后芳心中又是一喜。

        似乎在不知不觉之中,皇帝和太师之间那种剑拔弩张,一见面就吵架的情形已经不见了。

        好事呀!

        “来人。”

        李太后眼睛一转,便将心腹宫女叫了过来,认真的叮嘱了一番,她让宫女打着皇帝的名义,给太师府送去一些名贵的老山参还有麝香。

        看着宫女快步走了。

        李太后便又开始念诵道经。

        “稽首称念三清三境天尊,雷声普化天尊……福生无量天尊,不可思议功德……”

        又片刻后。

        太师府。

        一番忙乱过后,下人们搀扶着张居正在卧榻上躺下了,守候在一旁的宝贝女儿,还有一帮儿子才松了口气。

        “爹。”

        关心则乱。

        张静修端着一碗药,赶忙上前服侍父亲,却又忍不住替远在宣大的夫君担心起来。

        张居正倒是气定神闲,在女儿的胳膊上拍了拍,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莫慌。”

        张居正徐徐念叨着:“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那神情好似在说,老夫都替你夫君搞定了,当上了这个锦衣卫指挥同知之后,再立点什么功劳。

        沈烈日后再接管厂卫便顺理成章了。

        “哼。”

        想及此。

        张居正便有些冷傲,甚至有些自得,他虽然生了一帮不堪大用的儿子,可是有个好女婿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