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为长生仙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大贼!!!

第156章 大贼!!!

        七皇子的战马一路奔驰到御道前,才被拦下,有两位禁卫躬身行礼,道:“殿下。”

        七皇子大笑着打着招呼,说出了这两位禁卫的名字,又神色自然,眉宇飞扬笑道:“怎么,连我去宫里面,都要被搜身吗?”

        两名禁卫行礼道:“职责所在,还请殿下恕罪。”

        “哈哈,自是开个玩笑了。”

        七皇子翻身下马,而后展开双臂,任由这些人搜身,那一口锦州刀先藏匿在左手手腕下,当他们搜身来的时候,手指微动,无声无息顺着此刻华服宽大的袖口滑落,又以劲气控制,去了右手手腕,这是在拷问一名蛇族探子时候学会的技巧。

        他曾经靠着这个技巧亲自混入了敌营之中,独自瓦解了三千的一军。

        至于煞气?

        兵家战将,本就是煞气腾腾。

        若是在边关厮杀打滚的那帮汉子,大概率能察觉到不对,可这帮禁卫,只不过是在皇城根下打转,穿着华贵的铠甲,四处夸耀,却如木偶一般为皇室看门罢了,若是列阵厮杀的话,一千禁卫未必打得过三百边军。

        七皇子安然通过了检查,懒洋洋地模样,仍骑着马走在这御道之上。

        这御道极长,两侧墙壁极高。

        前后皆有城楼。

        只要前后大门一关,便是一座瓮城,人道气机压制,两侧箭雨落下,道门真人也要饮恨,七皇子的战马放缓了速度,鲜衣怒马的青年背对着来时的路,朝着那两个禁卫挥了挥手,懒洋洋道:“待我回来,与你们喝酒。”

        过去御道,方才下马。

        自有宦官将他引路到了偏殿之中。

        说圣人便在其中,复又进去传信,出来才说,圣人宣七皇子入内,七皇子双手按在了那耗费人工物力极重的大门之上,猛然用力,这大门被推开,人皇所居住的大殿,哪怕是处理政事的偏殿,仍旧极恢弘。

        两侧自有宫灯照亮方寸,七皇子站在门口,外面的阳光如同利剑一般劈碎了这大殿内的昏沉,年轻人的目光如同火炬,偏殿里面,那位世称圣人的男子看上去才不过三十许岁,桌子上放着些简单的饭菜,仍旧还在处理奏折。

        七皇子的视线凌厉,可开重弓者,目力都极好,可以看得到那些奏折内容。

        【州郡之中,大丰收,百姓家中俱都有余粮,皆有赖于天恩浩荡,是圣人恩泽。】

        下面用朱砂批注。

        【知汝献媚之心,勿要有为,若行盘剥百姓之举,必拿你试问】

        又有说道【刑律之中,有问斩者多少,请圣人定夺】

        批注则是说【刑律者,或杀或罚,皆当有律,然有好生之德,将卷宗呈上】

        像是这样的卷宗有很多,那位圣人微微笑道:“年关将近,这些卷宗也就太多了些,但是涉及到民生,刑律,都不可以不查,倒是没法子,只好在这里吃些东西,皇儿可吃了?”

        他闻了闻,笑骂道:“醉天楼的酒菜,你啊伱,和那帮武勋子弟不要走得太近。”

        “诸世家纠缠在一起,简直像是一张网,你要是走得太近,难免会被波及进去,到时候哪怕你在边关为将,也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现在,这些武勋子弟尚且没有掌权,彼此之间,还可以约为兄弟。”

        “他日都成了各家侯爷,彼此之间利益相斥,动起手来,你又该怎么做?”

        “若是不动起手来,便是结党,还是武将结党。”

        “你爹我尚能够容得下你,你大哥可未必了,可记得?”

        他劝戒了几声,伸出手把桌子上的那些卷宗都扫在下面,又把食盒里面的诸多东西都摆开,笑着道:“不过不管你吃了没有,还是来陪我吃些东西,正好,一个人在这里面看着这些卷宗都烦了,找个人吃饭是好事。”

        “来啊,给我儿也上一副碗筷,再去做些菜色。”

        “是。”

        七皇子心神微有动摇,而后拱手道:“臣,见过圣人。”

        于是皇帝脸上的微笑微顿了些,抬起头看着这身材高大,才刚刚弱冠之年的儿子,声音顿了顿,放下了食器,只坐在那椅子上,摇头笑骂道:“称臣,不称儿,看来今日来这里,倒是为了什么正事。”

        “说吧,你又惹来什么祸?是打了哪家勋贵的儿子?还是说和哪位翰林院的大人吵闹起来,他们看不过你,又要在朝堂上面参你一本?说吧。”

        “当年你年幼就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不过现在,他们爹都不如你爹厉害,所以尽管惹祸便是,这一次爹罩得住你。”

        “但是,勿要伤及百姓,勿要为非作歹,勿要去欺压良善。”

        七皇子正坐于皇帝对面,缓声道:“臣今日读书,有事不解,思及圣人言,所以来此询问,希望得到答案。”

        皇帝笑骂道:“你竟然也会读书?”

        “当真稀奇。”

        而后往后躺靠在椅子上,道:“且问吧。”

        七皇子正坐而询问道:“为人弟者,该如何?”

        皇帝忍不住笑着回答:“兄友弟恭,是为孝悌,要尊敬兄长,如此是和孝道一样的大道。”

        “这是三岁小儿都会懂得的道理啊。”

        “怎么?和你哥哥们出矛盾了?你们毕竟是血亲啊,手心手背似的,可是要相互扶持的,这世上等到了爹娘走了,就只有你们的关系最亲近了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摊开来说的,可勿要争斗啊。”

        七皇子垂眸,道:“原来如此。”

        “那为人父者,该如何?”

        皇帝微微皱眉:“为人父者,该言传身教,以教子孙。”

        “自有不当人子,亦有不当人父者。”

        七皇子趋身上前,因为是朝堂之中的正坐,故而是膝行数步,距离那位圣人之中,已经只隔了一张桌案的距离,而圣人则是微微皱眉,七皇子抬起头来,眸光灼灼,沙哑问道:“那为君者,该如何?”

        皇帝的脸上已经失去了笑意,眸子看着只是三步之远的七皇子。

        七皇子没有暴起,如同蛰伏着的猛兽,而皇帝也没有立刻震怒起身,没有大声呵斥,空气如同被绷紧的弓弦,双方都在克制,这样的克制来自于内心之中的血脉和最后最后的侥幸,皇帝回答道:“治国之道,爱民而已。”

        “爱民,爱民。”

        七皇子忽而笑数声,道:“夫为将者,护国安民,扫除国垢,今臣所问——”

        “为弟者若叛兄杀兄弟者,可杀否?!”

        “为人父而行大罪孽者,可杀否?!”

        “为人君者而杀戮百姓,以求荣华富贵者,可杀否!”

        七皇子死死盯着眼前的父亲,一字一句,气机越发凌厉,而皇帝面色终于骤变,猛地起身喝骂道:“你今日来此是来发疯的吗?!七郎,要发疯的话,滚去边疆,去找那帮妖族发疯,勿要来这里,朕还要处理奏折。”

        七皇子道:“锦州。”

        皇帝的身躯微顿,眸光凌厉。

        七皇子道:“锦州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大殿安静地可怕,七皇子嗓音沙哑询问:

        “儿子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爹。”

        皇帝喘着粗气,重新又坐下来,眸子死死盯着眼前的七皇子,道:

        “是。”

        七皇子心中最后侥幸散去,兵家血勇,几乎是咬着牙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皇帝道:“什么为什么?!”

        七皇子猛地按着桌案起身,兵家自古刚勇,以及对眼前父亲的绝望痛苦,毫不退让,怒道:

        “那是数百万黎民百姓,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为什么!”

        皇帝袖袍一扫,将这桌子上的饭菜都打落在地,沾染卷宗,眸光如刀,毫不退让,怒声道:“你当抉择是什么?!”

        “是什么?是你可以反复思考斟酌的事情?!”

        “那是此生难遇的战机!”

        “机会转瞬就会消失!”

        “下决定的时候只有一瞬间,一瞬间知道吗,你也是人,我也是人,所有人都知道,情绪上来的时候,是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做决定的时候的决意想得很好,事后谁没有后悔过的时候?!”

        皇帝拉着自己儿子的衣领,直接指着那些落在地上的卷宗,道:

        “你来看看这些奏折!”

        “再看看这天下!”

        “满殿的青紫大夫,满天下的文家衣冠,满世皆是的百姓!”

        “千金就能让朋友反目,区区一家的遗产,几套屋舍就可以让血亲兄弟老死不相往来,一个县官的位置就能让那些读了十几年,几十年圣贤书的读书人抢的狗脑子都打出来,你觉得他们在我之位置会怎么样?”

        “而当年的我面对的,可是天下最大的位置,就在你面前,你只要点点头,就会是你的。”

        “扪心自问,谁能忍得住?”

        “哪怕是圣人也有动念的时候,而昏了头的时候,做出了的决定,根本没有后悔的机会。”

        “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出去,我想要扭转的时候,已经迟了,迟了知道吗?!那一步走错了,就是万劫不复,当时六十万铁骑已经陈兵不动,那时候的要是再敢回头,我唯有以一死以谢天下!”

        皇帝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

        七皇子道:“那是几百万人啊……”

        “几百万人,是。”

        “但是换任何人,谁人能以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

        皇帝松开了手,语气和缓道:“宁教天下人死而我独活,皇帝称孤道寡,本就是天下最大的独夫,若是没有这样的觉悟,还做什么皇帝?”

        “那些读书人说,君子远庖厨,是因为见其生而不忍见其死,说这是仁,哈哈哈,何其笑话,他们不也在吃肉?若是不见到烹羊宰牛的模样,吃肉便说是仁,那我不曾见那三百万人,而吃他们血肉,不也是【大仁】!”

        “如此可知道,这天下苍生,数百万的读书人,都不过只是那冠冕堂皇的衣冠禽兽。”

        “苛责于我,不过是因为,吃肉的不是他们罢了。”

        皇帝复又道:“若是当年锦州那些人在我面前,我肯定会做出和大哥一样的选择;若是此刻的我再度做当时的决断,我会让那铁骑入锦州,因为我知道,铁骑必然损失巨大,我不必在这里,耗费如此多的人命去拖垮大哥,但是没有。”

        “但是没有,当时在我面前的,就只有那无上的权位,和一个数字。”

        “而当时的我,并没有现在的经验和气度。”

        七皇子道:“数字?”

        “是,数字,换取至高无上的权位。”

        “哪怕脚下是三百余万的累累白骨?”

        皇帝喝骂:“我儿愚蠢!”

        他语带傲慢:“自古以来,哪个英雄的脚下不是累累的白骨?”

        “唯有站在此地,才能实现吾之宏愿。”

        “为此愿死,他们也该,并无遗憾了。”

        “再无遗憾?累累白骨?”

        “英雄?”

        七皇子呢喃数次,忽而大笑数声,怒不可遏,兵权谋者,审时度势,知进退,懂隐忍;但是兵形势者,如兵家锋芒,可断不可折,唯一腔血勇,怒发冲冠,抬手猛地掀开了这桌子,才三步之远,不过一步就已跨过,心中之愤怒不平,绝望痛苦,汇聚如一炉,终究化作一声怒声咆哮:

        “奸贼!!!!”

        背后气运猛然咆哮,化作猛虎,猛虎咆哮复咆哮,隐隐变得越发真实。

        “死!!!”

        兵家血煞猛然炸开。

        断父子之恩,绝骨肉之情。

        刹那之间,伴随着兵刃决然入体的声音,鲜血洒落在了卷宗之上。

        刺目殷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