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八零,被残疾大佬掐腰宠在线阅读 - 第7章出门听八卦

第7章出门听八卦

        家里吃肉的时候一个巴掌能数得过来,尤其是她哥残疾后。

        她妈把家里的肉票,都跟邻居们换了鸡蛋票,给她哥补养身体。

        厨房里已经很久没有飘出香味了,更何况那鸡蛋香夹杂着西红柿的酸味,香得让人直咽口水。

        顾娇娇抬眸就看到了苏家小妹瞪大眼睛,不知道是惊讶的还是被气的。

        “鸡蛋不就是用来吃的吗?”

        “那是给我哥补充营养的,我们不能吃。”苏家小妹一边吞咽口水,一边嘴硬的说道。

        “我也没说是给你的呀,我就是做给爸妈和你哥吃的。”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呢?”苏勤春气得结巴了。

        顾娇娇见苏勤春这样护食,她心里也不好受,在这个出门要条,吃饭要票,糖油都限量供应的年代。

        她也不知道以后改怎么办了,如果她的空间在就好了!

        “娇娇你先吃,不要理春妮子,咱家还有鸡蛋,虽然吃肉有点困难,但是吃鸡蛋还是可以的。”

        苏母生怕不懂事的女儿把儿媳妇吓跑,她很快的做出承诺。

        “妈,我们一起去吃面吧。”顾娇娇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起来。

        独在这异世,有一个这样的好婆婆,也算是幸运了。

        苏母端着面就往客厅走去,苏家没有单独的餐厅,吃饭都在客厅里吃。

        苏硕辞也坐着轮椅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绿色军裤。

        苏父帮他轮椅推到饭桌边,此时的轮椅没有后世那么灵活,不能随意转弯。

        “辞崽子,这是你媳妇煮的西红柿鸡蛋面,你多吃一点。”

        “嗯。”苏硕辞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看着碗里冒着热气的西红柿鸡蛋面,苏硕辞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他已经结婚三天了,但他从未想过和妻子好好相处。

        特别是结婚当天,新娶的妻子当众骂他是一个残废的泥腿子,骂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是他想要吃天鹅肉吗?

        他四肢健全时都不想娶媳妇,何况半身不遂的他哪里会想娶妻呢!

        是他的顶头上司,盛师长亲自找他谈话,痛苦的说他家养女自小体弱多病不能生育。

        又跟他闹出那样的风波,以后嫁给任何人都会遭受别人的白眼。

        反而是嫁给半身不遂的他才是最好的归宿,听着顶头上司的话。

        他才知道是盛家那两个兄弟算计了他。

        苏硕辞更加义正言辞的拒绝,说他已经半身不遂无法娶妻。

        可他的顶头上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告诉他。

        作为男儿要孝顺父母,娶一个乖巧的妻子也好让父母安心。

        苏硕辞倒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人,可他内心深处有一个秘密,所以他就顺势的妥协了。

        他虽然住进大院好几年了,但是对大院里的人却不熟悉。

        盛师长说他养女乖巧懂事,可结婚那天差点把苏家掀翻了。

        污言秽语,简直比他自小在农村见过的泼妇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的行为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但他还是强烈的忍受着那份厌恶。

        递给她,那个寄予他无限希望的石头吊坠,可她居然一把摔在地上说道。

        “残废的泥腿子,你想用一块破石头来恶心本小姐了,就算把你的心掏出来给本小姐也不会感动。”

        然后,她就一直骂,骂着骂着就晕厥过去了,孙医生说她只是气急攻心,不愿意醒来。

        只要醒来就没有大碍,但一定要好好养着,不能再受刺激了。

        这两天他一直在等她醒来后的谩骂。

        想要离婚那是不可能的,尽管相看两厌,她既然不是好人。

        他就打算拖死她,互相折磨到死吧。

        可是一觉醒来,她却变了,此时正小口小口的吃着面条。

        就好像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这才是盛师长所说的乖巧模样,他又不忍心拖累她了。

        要不要提出离婚呢?

        可是……

        “辞崽子?辞崽子?怎么了?不好吃吗?”苏母急切的喊了几声。

        见儿子望着碗里的面条出神,苏母生怕儿子嫌弃娇娇。

        这么好的儿媳,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听到母亲的叫喊声,苏硕辞才回神过来说道:“妈,没事,挺好吃。”

        “好吃就好,妈刚才看见你媳妇在厨房忙碌,她特意做了这么好吃的面条给我们吃。”

        苏硕辞没有接话,夹起一筷子面放入嘴里,瞬间美味占满了他的味蕾。

        她真的是三天前那个女人吗?

        苏硕辞再次抬眼看了一眼,对面认真吃面条的小女人。

        就好像她吃的不是普通的面条,而是什么山珍海味。

        顾娇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跟碗里的面条奋斗。

        就连苏勤春都被顾娇娇做的一碗面条征服了,埋头苦吃,实在是太好吃了。

        “春妮子,吃完饭带你嫂嫂去看看有没有需要买的。”

        “嗯,顾,嫂子,你要不要出去逛逛?”苏勤春想出去逛逛了。

        这两天她在家里搞卫生,再一个就是顾娇娇今天穿的很漂亮,就应该出去给那些长舌妇瞧瞧。

        “那就去看看吧。”顾娇娇见苏勤春态度好了,她也愿意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

        姑嫂俩才走出院子,就听到一群老少娘们在八卦,见到八卦的主人还不住嘴。

        “苏硕辞那么好的人,要不是受伤半身不遂,怎么可能被病西施算计呢?”

        “真的假的?真的是顾娇娇设计的吗?那苏团长好可怜呀。”

        “谁说不是呢,娶了一个假千金本来就倒霉了,哪知顾娇娇却大闹婚礼现场,还把自个儿气晕了。”

        “我看苏家人就是太好了,这样的女人就是欠打,打几次就老实了。”

        “对,对,对,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就该狠狠的打。”

        “顾娇娇那痨病鬼,哪里经得起苏硕辞的一巴掌哟。”

        “难道顾娇娇是被苏硕辞打的昏迷不醒?”一个妇人掩嘴问道。

        “谁知道呢,据说进入洞房之前还没晕,之后才昏迷不醒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我住他们家隔壁,站在二楼就看得清清楚……”

        “你们在说谁呢?”顾娇娇轻柔的问道。